中国进入强起来的新时代,德国社会民主党先是提出口号

作者:天津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王淑莉

这意味着,福利社会的“福利供给”,一定是能够以货币作为价值衡量的物质产品,那些不能以货币衡量的“非物质”产品,一定不是福利社会的“主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各项具体标准已经覆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以及人的需要的各个层次,因而将为人民美好生活提供坚强保障,为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奠定坚实基础。面对资本过剩、金融危机、生态问题等全球性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和全球化的中国方案,在新时代不仅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梦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实现中国人民美好生活的梦想,还将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立足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全局视野、立足改革开放40年国内外发生的深刻变化、立足十八大以来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和历史性变革作出的科学判断。认真领会和深刻理解新时代内涵,对正确认识我国和世界经济发展形势,准确把握未来的发展趋势,具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福利社会;美好生活

时代是对特定社会历史范畴的表述。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发展阶段,形成了不同内涵的时代。对于中国而言,新时代表明我国战略任务的变化、发展坐标的前进、国际影响的增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36次提到“新时代”一词,从3个维度阐释了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的内涵。

“美好生活”是一切社会的共同诉求,在不同制度的社会中却存在着本质性的区别。在科学社会主义的语境中,准确把握“美好生活”的新时代内涵,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意义。

历史的维度——强起来的时代

统一“共同理想”与“远大理想”

新时代,对于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来说,对于奔向民族复兴的13亿多中国人民来说极具历史穿透力。从1840年鸦片战争至今,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使我们从一个一穷二白、任人欺凌、被动挨打的落后国家,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迅猛增强,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进入强起来的新时代,集中体现在新时代发展目标的全面性和多元化上。我们已经不再刻意追求GDP翻番等速度目标,而是对发展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要“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更注重创新驱动、民生改善、生态建设等社会领域发展。我们追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共产党宣言》为共产主义运动立下两条基本原则,即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国际主义原则。但恩格斯去世后,德国社会民主党先是提出口号“最终目标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接着为本国利益对帝国主义战争预算投赞成票。所以,当时的第二国际虽然是一个工人运动的世界组织,但实际上已经不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组织。以后,德国社会民主党虽然打出“工人阶级生活的普遍进步”的口号,并在社会建设方面取得了成就,但始终处于资本主义体制之内,难逃经济危机的周期困扰。

制度的维度——体制机制更加完善的时代

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是最低纲领与最高纲领的统一论者。尽管中国共产党在各个历史时期确立了不同的最低纲领,但最高纲领,即共产主义始终不变。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到“新民主主义的建国纲领”,从1952年底提出“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到十三大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直至习近平总书记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与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并列提出,都表明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改革由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逐步扩展到各行各业。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深层次的改革逐步开展,调结构、转方式、谋发展、促增长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体制机制正在不断完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正在不断增强,市场经济体制正在逐步建立健全,中国正在着力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体制机制的完善使我们在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上更加自信,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境界。

坚持“共同理想”与“远大理想”统一,就是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科学社会主义所揭示的历史发展规律表明,资本主义建立在资本与劳动两大阶级对立的社会生产之上,因而必然在生产方式的内部产生出自我否定的力量,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孕育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人类新文明;这种新文明,为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身的矛盾的和解、为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创造社会历史条件。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届领导人尤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强烈的责任担当,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取得了全方位的、开创性的伟大成就,当代中国发生了深层次的、根本性的伟大变革。

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

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焕发出的生机与活力对处于低谷的世界社会主义具有示范效应,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的大萧条,让自由资本主义制度遭受重创。为摆脱过剩性经济危机,资本主义不得不变革。罗斯福新政的成功和凯恩斯主义的兴起,推动了一批福利国家和福利社会建成。可见,西方福利社会是资本主义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然而福利社会的本质,不过是为了解决“过剩”而建立起来的“消费社会”。马克思《资本论》早已揭示出其中原理:资本家以货币的价值形式占有社会财富,却无法在使用价值形态上消费掉这些物质财富,相反,工人对这些使用价值的需要由于缺乏货币这种作为购买手段的价值形式,成为经济学上的无效需求,从而使剩余价值的实现成为剩余价值生产的界限;为解决剩余价值生产与实现的矛盾,必须建立福利社会,让工人阶级的需求成为社会的有效需求。这意味着,福利社会的“福利供给”,一定是能够以货币作为价值衡量的物质产品,那些不能以货币衡量的“非物质”产品,一定不是福利社会的“主业”。

国际的维度——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的时代

西方国家的高福利主要建立在私有制条件下的税收基础上,因此,20世纪60年代,许多大企业为了避税投资海外。20世纪70年代初滞胀危机全面爆发,由于凯恩斯主义对“滞胀”束手无策,它的反对派新自由主义应运而生,推动福利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出现“右转”。不但里根政府和撒切尔政府迅速新自由主义化,就连瑞典、挪威、奥地利等福利社会较为完善的国家也开始寻求“第三条道路”。21世纪以来,新自由主义陷入危机,福利社会再次陷入经济与社会的失衡中。民粹主义裹挟下的英国“脱欧”等,大多与失衡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有关。

经过60多年的发展尤其改革开放40年的探索,中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增长引擎,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今天,中国作为国际形势的稳定之锚、世界增长的发动机、和平发展的正能量、全球治理的新动力的作用已不容小觑。中国正在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的治理。亚投行等金融机构的设立与运营,“一带一路”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与实施,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召开,等等,在当前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中国始终秉持着“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的理念,正在努力打造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
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新格局。这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可以说,中国正在以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和中国力量为全人类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当今西方各种类型的福利社会,均建立在资本主义价值观和私有制的生产之上,因而在经济与社会的平衡生产方面受到制约。与福利社会的片面发展观相反,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解决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要“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这是基于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对人民“美好生活”所作出的唯物史观的诠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各项具体标准已经覆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个方面以及人的需要的各个层次,因而将为人民美好生活提供坚强保障,为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奠定坚实基础。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实现全人类解放和建立起自由人联合体的社会,正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目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