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些改变命运的人至少是有自治力的人,为盖一个村章

一管就僵,一放就乱?乡村“自治力”虚弱之痛

不是自制力而是自治力,并非要控制自我,而是合理的治理自己

农村盖个房,需要17个部门审批;村民盖个章,要跑乡里好几次;环保督查要求清零禽类养殖场,到头来变成了建设“无鸡村”“无鸡镇”……一些农村干部感到工作氛围过紧、变僵,纷纷呼吁为基层“松绑”。

图片 1

另一方面,在上级部门对村级管理较为松散的地区,村干部胡作非为的乱局,基层发生的微腐败案件,大部分也与上级部门监管失职有关。

如果可以在平时自治,相信在命运面前你也有抗衡之力。其实命运不是迷信的事,因为人之间是不公平的,因此有不同的命运。长在大山里有一辈子在大山里的命运,长在中国有一生都在中国的命运。而那些改变命运的人至少是有自治力的人。

乡村治理该“管”还是“放”?专家表示,破题的关键在于以村级组织为中心管放结合,提升村级治理能力,谋求组织振兴。

在真正学会知识之前绝不去炫耀自己的知识。

“管”也不是,“放”也不是

在得到自己喜爱的东西之时,首先要做的是享受,当成一种荣耀。

“到了乡镇政府不知该上哪个办公室,不知该找哪个人。”
有群众反映,一些村庄离乡镇政府较远,为盖一个村章,要往返几十公里。有时遇上乡镇管公章的人员不在办公室,还要多跑几次。

在年轻的时候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技能,而去努力的学习。

除了“村章乡管”“村财乡管”等“强代管”,上级的其他种种“强管理”都让村干部和村民无所适从。西北地区某村的村民吐槽:“本来是不让搞禽类养殖场,但上级政府抓得紧,一只鸡都不让养,现在我们村都听不到鸡叫声。”

人生短暂,学会如何快乐是需要自治力的,每天沉迷于游戏和电影不是真正的快乐。也许你只是喜欢那种有些难度之后胜利的感觉或是别人所营造出的快乐悲伤。

同时,上面对村里的一些制度规定让村民很无奈。有网友表示,一事一议制度,百姓很想执行,但流程很烦琐:“这材料那材料,一个小工程都要设计、招投标、做决算,费用基本都花在前期和后期上,村集体根本负担不起。”“路该修的没修,公厕该建的没建……一事一议基本成了口号。”

一管就僵的问题,能否靠放权迎刃而解呢?一些地方的村民告诉半月谈记者,由于缺乏对村级垃圾处理的管理办法和细则,村里的垃圾往往是河边撂、路边扔、坡上堆,然后等着一场大雨过后,河水上涨,把垃圾冲走。

对此,当地村干部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镇上不牵头,不考核,没有充足资金支持,我们村集体经济又很薄弱,只能对这种乱倒垃圾的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乡村自治,卡在哪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