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对城市发展更有为,李小甘充分肯定了深圳媒体融合的成绩

图片 1

城市对青年发展更友好 青年对城市发展更有为 深圳打造青年发展型城市

近年来,深圳市委高度重视媒体融合工作,深圳主要媒体在媒体融合发展中重点打造了“读特”“读创”“壹深圳”、深圳新闻网等一批新媒体,推出一系列有广泛影响的新媒体作品。李小甘充分肯定了深圳媒体融合的成绩,并对下一步推进媒体深度融合进行了动员和部署。

年轻人让深圳这座城市充满奇迹。深圳特区建立前,当地农民一天收入不过1元,人均GDP只有606元。如今,深圳人均GDP突破18万元。2017年,这里的常住人口平均年龄32.5岁。

李小甘强调,首先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从战略上认识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继续以“不改没有出路,迟改没有新路,改了没有退路”的信心和勇气,重点聚焦,推动媒体深度融合发展。

在深圳市经济实力最强的南山区,寸土寸金的后海片区,有一个人才公园。漫步公园东侧横跨湖面的人才星光桥,桥边矗立着深圳杰出人物的星光柱,书写着这个城市奋斗者的故事。

第二,坚持问题导向和效果导向,准确把握我市媒体融合发展的挑战与机遇。切实转变观念、打破思维定势,以更大决心、更大魄力、更大动作,推动媒体从相加迈向相融。

团南山区委书记蔡淡宏介绍,人才公园象征着求贤若渴的深圳文化,团组织也参与到公园建设之中。当地有这样一个理念,为青年发展舍得投入资源。仅团南山区委在核心区域就拿出两栋楼,打造成青年创业基地。

第三,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努力建设与深圳城市地位相匹配的主流新媒体。

深圳成功的背后,体现了尊重青年发展的规律。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深圳团组织总结出这样的“发展哲学”——城市对青年发展更友好,青年对城市发展更有为。“友好”意味着城市对青年的投入,“有为”意味着青年对城市的担当与回报。

第四,切实增强责任感使命感,坚持高标准扎实推进区级融媒体中心建设。

据团深圳市委主要负责人介绍,深圳团组织提出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分类施策,服务毕业青年、夹心层青年、海归青年等各类群体。目前,深圳各级团组织已形成服务青年的生态链。

各区宣传部门领导,市直新闻单位负责人参加座谈会。

让深漂青年住进暖心驿站

拖着行李箱,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吴虎至今记得10年前刚到深圳时的滋味。这位如今的团南山区委青年驿站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初到深圳的毕业生,如果平均用一周时间找工作,按每天200元住宿费计算,找工作的成本至少1400元。他直言,住宿是毕业生来深圳就业创业的第一个痛点。

为此,团深圳市委推出了青年驿站项目,集中力量解决毕业生第一个难题,提供7天免费住宿。年轻人一踏上深圳,团组织就可以无缝衔接,服务这些深漂青年。

记者在南山区一处青年驿站看到,客厅是租客们的公共空间,冰箱、沙发、吧台、桌子一应俱全,墙上正中间挂着团徽,楼上楼下分隔成宿舍,每间宿舍住4个人。这是团南山区委与公寓租赁企业的合作项目,与一般的群租房不同,团组织事先会进行严格把关。

据企业负责人冯三才介绍,每年约有50个免费住宿名额提供给该项目。这是一笔合算的投入,7天免费期过后,有20%~30%的年轻人会选择继续住在这里。

南山区青年驿站有168张床位,毕业季和春节后,基本上处于饱和状态,如果没有床位,可以与其他区域动态调节。这已是青年驿站的2.0版本,之前的1.0版本是团区委用财政资金购买酒店服务。

青年驿站在深圳有统一品牌,但运营模式因地制宜,比如团福田区委就建立了自营的青年驿站“旗舰店”。

目前,青年驿站在动态转型升级中,“客栈”只是基础的功能,团组织尝试添加更多功能,比如在青年驿站直接发布招聘信息,节假日还会组织年轻人参加交友会、户外运动,让青年驿站变成青年之家。

有人认为,共青团资源少,解决青年刚性需求太困难。吴虎认为,团组织不能绕着青年的刚性需求走,而应该直面问题。南山区团组织尝试把公益事业与商业资源相结合,并派人专人制订服务标准,团组织做好把关者的角色,整合资源进行“弹性投入”,直击青年的痛点,助推青年实现梦想。

目前,深圳团组织整合建设了15家青年驿站,累计服务来深毕业生1.8万余人。

助推夹心层青年向上流动

听说开班学习企业管理,70后的黄杨军二话没说,主动找到团福田区委的工作人员,要求加入自考学习队伍。

“这是团区委的远望计划,我们联系深圳大学‘在写字楼里办大学’,一共有82名年轻人报名参加。”团福田区委书记罗耿彪介绍,团组织营造学习氛围,帮青年提升学历。

黄杨军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是一家村属企业的中层管理者,他这样的深圳“土著青年”,“最大的问题就是学历不高,面对外地人才的竞争,感到压力不小,急需学习。”

与很多“小年轻”不一样,他们大多已经成家,上有老下有小,属于典型的“城市夹心层”。但他们也希望搏一把,向更高的阶层流动。

一位长期研究共青团的业内人士表示,从表面上看大城市青年需求呈现多样化,可夹心层青年的需求却相对固定,即拥有着强烈的向上流动期望,团组织不妨扭住痛点问题,供给柔性服务。

团深圳市委的调研也发现,38.2%“蓝领”希望团组织“提供学历教育及深造的优惠政策”。

针对这一情况,团组织开出的“药方”就是提升他们的资本——学历。

黄杨军算了算,上学基本没什么经济压力,只需自掏腰包1500元,也就是10%的费用,团区委负担70%,企业承担20%。团福田区委协调上课时间,很灵活,每周3个晚上再加一个下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