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乡政府登记回来,是凯悦酒店集团开展的全球性的企业社会责任项目

大公网长沙4月8日讯春风宜人,阳光送暖,近日,长沙君悦酒店联手橘子洲管理委员会,以见“圾”行事为主题,共同践行“凯悦繁荣计划”社会责任项目。酒店高管和员工组成的志愿小分队身体力行,沿橘洲徒步6公里捡拾垃圾。小分队都身穿“凯悦繁荣计划”主题亮橙色文化衫,手拿夹子和垃圾桶,沿途巡视着经过的每一片区域,悉心清理视野范围内的烟头、废纸屑、塑料瓶等等,成为橘子洲头另一道亮眼的风景。

1987年初冬,我到乡民政部门登记结婚。
  前几天,有两对适龄青年就去登记,都说跑了几天,没有给予登记。我离乡政府很近,管民政是我们本村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况,我已经到了晚婚年龄(其实,那两个年纪都比我大),应该不会出麻烦吧?
  领着未婚老婆,到乡政府,找到管民政的章都,他闲着,在别人房间聊天。我十分礼貌,还带着害羞地对章都说:“你好,章叔,我们来登记结婚,请您务必抽点时间,给我们登记一下。”我这个人早就在城市做临时工,城里的年轻人带大了胆子,比我们农村年轻人见识多,就是嘴巴太死了,一句话,心里想得好好的,说出来就不是早想好的那些了,嘴上还结结巴巴地,经常说错。章都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稍稍扭转头,没有丝毫力气似的,说话的声音轻得让我无法听清楚,说:“你们明天来吧,公章没有回来。”我知道,乡政府一个公章多个部门用,公章不在家也是正常现象。好在冬天,我们务农的人不是很忙碌,我带着老婆,到其他机关玩玩转转,吃了中午饭,到地里去干农活。
  第二天,我们去得晚一些,担心公章不会太早带回乡政府。从我们家走过去,约四百米。迎面碰到两对姓周的,刚从乡政府登记回来,一个年纪比我大五岁,一个和我是初中同学,都是我们一个村的。他们离这大概六七里路,大的我平时叫他周三哥,小的我们都是彼此叫名字。
  周三哥人干瘦,比我高出一个头,说话很幽默,做事比我有新意。不等我们走近,三丈开外就大声问道:“你们也是去登记的吧?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了,我们两对都跑了五趟了,前后十几天,每次来他变一种招术,就是不给我们登记。我再过两天来,用个绝招,保证能登记成功。”我问周三哥,说:“章都不是说公章不在家吗?他叫我们今天来的。”周三哥带着一股气,说:“你们太天真了,这么久,公章没有回来,乡政府就不工作吗?这些都是骗人的。现在,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没有官的就是蚊子苍蝇,你就是铁公鸡,他也能盯出一口鲜血来。”这个年代,的确贪腐成了时尚,在农村,求公务员办事,总是有很多借口,不请客送礼,跑死人也难办成。当时,流传着几句顺口溜:“小事一只鸡,大事一只麂。办事不送礼,理都无人理”。
  我们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家庭多数很困难,所以,二十大几都没有结婚,要拿出十块二十块钱“孝敬”公务员,实在很不容易拿得出来啊。像这样变相敲诈的作风,我看不惯,也不愿意去做。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不知变通木头桩子,几次好机会都轻易错过了。这次,结婚登记,心里抱着一丝幻想:我们是同村人,我又住在政府机关附近。面情比人情大,今后见面大家都自然。对周三哥说:“我先去看看,实在不行就再想办法,毕竟是他叫我们今天去的。”周三哥和同学笑着回家了。
  我们到民政部,刚好章都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好像要开始办公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依旧腼腆地说:“章叔,麻烦您给我们登记一下吧。”章都拉开抽屉,似乎怕我们不相信,轻轻地说:“很抱歉。公章还没有带回来,麻烦你们再等几天。”说完,起身出门去玩了。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痴痴地站在走廊上,看着章都消失的背影。心里窝火,敢怒不敢言,只好回去想办法。
  我们走到乡政府大楼,没有几步就到了村街道上,围过来很多人,询问我们登记的情况。大家都乡亲,过来关心一下很正常。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现在这些当官的,心肠黑得像大炭(木炭)。别以为章都是我们村的人,他最喜欢在铁公鸡身上拔毛,你们就别做铁公鸡了,明天提一只母鸡给他,保证公章就回来了。”
  第二天八点以后,我提着一只刚开始下蛋的母鸡,约三斤重,走到民政部,往桌子边一放,对正在打扫卫生章都说:“章叔,麻烦您给我们俩登记一下吧。”章都用眼瞄了一下地上的母鸡,放下手中的活,坐在太师椅上,从容地打开抽屉,取出结婚证和公章,我把结婚照片给他,他一边填写一边说:“靠,公章今天早上才带回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办事的。”不到十分钟,我们就拿到了结婚证。我心里很气,还故意装作开心的样子,连连点头哈腰地说道:“谢谢章叔。”我真没有想到,同村的乡亲,居然也要勒索礼物才肯办事,以后,怎么好见面共事情?除非你别求我办事,机会来了,我要你加倍偿还。我们走到楼下操场上,机关家属见我们打招呼,问道:“拿到结婚证没有啊?”我开心地答道:“拿到了,届时来喝酒啊。”这些家属都说:“恭喜你,以后你们小两口要互相关心,孝敬父母,把家庭建设好。”我们走到街上,两边的人都关心问候,知道我们已经拿到了结婚证,替我们高兴,有的说:“大事一只麂,小事一只鸡。办事不送礼,理都没人理。要想办事效率高,有鸡马上就办好。不要心疼那只鸡,人在人情在,哪有人情不转来。”
  几天后,周三哥用网袋提一只大公鸡,从我家门前经过,好像是自己故意大声说给别人听的。“今天我保证能拿到结婚证。”不出半小时,结婚证拿到了,走到楼下,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机关家属问道:“三哥,拿到证了吗?”周三哥大声说:“拿到了,见“鸡”行事啊,我把鸡往桌子旁边一放,章都二话没有说,刷刷刷刷几下就把证写好了。我拿到证,依然把鸡提走,看他以后还见“鸡”行事不?他玩我,我玩他,让他也知道三爷不是好对付的。”周三哥两口子,走到街上,在人多的地方,大声说:“见“鸡”行事,我把鸡往地上一放,章都二话没有说,提笔几下就把结婚证填好了,我拿到证,也提走鸡,气死他。”
  三年后,农历八月,一直干旱,天气很热。他家一头大肥猪,约三百多斤,得了病,请兽医治疗几次没有好转。这时候想到我,请我去给猪看病。经过我仔细检查诊断,他家的猪,只是一般发热病症,由于,前面来的兽医判断失误,用药不当,使病情加重,已经开始废食。农历八月,气温很高,猪死了,只能埋掉,过年就只能流口水了,所以,章都夫妇都很担心着急。等我查完病,他家早饭也做好了,叫我先吃饭,再给猪注射。我坚持先注射,打一针袪热消炎药,才去吃饭。我给乡亲们的家畜治病,从不吃饭,不收出诊费,就是想减轻乡亲们的负担。我们边吃饭,章都边问道:“我这猪病有救吗?”我说:“据我初步诊断,猪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有病的时间太久,需要连续治疗三天,才能脱离危险,大约需要一百五十块钱的治疗费。”章都说:“我家这么大的猪,能治好,花点点钱值得。你自己多操心,按时来治疗,早饭到我这里吃,我不天天来叫你的。”我答道:“你们放心吧,我会记在心上的,今天,就不要给猪喂食了,喂他也不吃,明天早上才开始吃东西。”三天后,肥猪痊愈,我收取药费出诊费一百八十元。
  我高兴地对老婆说:“三年前的母鸡钱,我让章都加倍退还给我了。他家的病猪,本来只需要一天就治好了,我用了三天。药费原来只需要五十块就可以了,我非叫他用了一百八十块钱。看他以后还认不认人,看他以后还对乡亲们敲诈勒索不?”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转,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