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李汶娟拟任保山市市委常委,罗海经常帮助李福

云南省委组织部昨天发布任前公示,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李汶娟拟任保山市市委常委。

这里是滇西北美丽的小凉山,三月的云南,天高云淡,春意盎然,油菜花开得正盛。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有一个彝族人居住的小山村叫阿里村,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这位出生于1981年9月的女干部为了到“小凉山”扶贫,放弃了国家公派到美国哈佛大学留学的机会。

罗海、罗星双胞胎兄弟俩十三岁就生活在这个村子,这个被群山围绕着的小山村,土豆是他们的主要农作物,贫困的家庭,兄弟俩早已承担起家中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上学时,因为贫穷,只能有一人上学,另一个在家帮父母干活。哥哥罗星主动放弃,成为家中的顶梁柱,仅仅是因为他比弟弟多出生几分钟,就要做个隐忍的男子汉。

图片 1

罗海给自己起了个汉族名字,希望有朝一日走出大山看看大海,当个好医生,为母亲治病。罗海的母亲患上了严重的骨质增生,走路时脚跟不敢用力,每次都有像石头硌着,针刺的感觉一样。看着妈妈的痛,罗海的心总是酸酸的。

李汶娟

罗海就读于离家二十里的“秀清小学”,这几年国家重视对教育的培养,高耸挺拔的“秀清小学”是这儿最好的建筑,四层楼容纳了周围村庄的全部孩子,基本都是留守儿童,放学后匆匆赶回去,还要为家里割猪草,喂猪。猪是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到年底靠卖猪钱攒够他们的生活、学习费用。

李汶娟,女,傣族,1981年9月生,管理学学士、文学学士、艺术人类学硕士,2004年7月参加工作。历任云南省社科院人事教育处副处长、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主任,宁蒗县驻村扶贫工作队总队长、宁蒗县委副书记等职。现任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

在学校罗海是品学兼优的孩子,每次考试成绩都是全年级前三名,他喜欢帮助同学,李福是个右手比左手小很多的残疾孩子,他的父母也痛心地把他留下,当了留守儿童到外地打工去了,罗海经常帮助李福,他说帮助李福他也很快乐。

她长期从事云南少数民族文化研究,文化品牌的打造和推介
2011年受邀赴美国国会下设智库东西方中心、夏威夷大学进行项目合作与访问,专着《印象云南——美丽土地上美的故事》入选香港高中生必修必考通识教育科书目。

放学后,罗海放下书包,匆忙和哥哥上山砍柴。他们要囤积更多的柴火,为方便爷爷奶奶日后用,兄弟俩的午饭就是烤焦的土豆,在溪水里简单的冲洗一下,兄弟俩却吃得津津有味。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李汶娟被称为“小凉山最美的索玛花”。索玛花是彝族同胞对杜鹃花的叫法。也有人说,索玛花是彝族的象征。彝族女婴呱呱坠地后,父母常为其取名为索玛,有吉祥欢乐之意。

近几年来,社会对城市和农村的孩子做出关心,希望他们互换空间、互换角色,感受不一样的人生。更主要是希望他们学会成长、学会感恩。罗海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而“小凉山最美的索玛花”这个昵称的背后,其实是李汶娟3年多深入扶贫的努力付出。

周立夫广东深圳人,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市火车站有两栋楼房,周立夫家就坐落于此,父母经营旅店,每天络绎不绝的客人,生意相当好。家境殷实的他从小受七大姑八大姨的宠爱,性格暴躁、狂妄自大,骑着最豪华的摩托领着最仗义的兄弟去最嗨的场子,订最贵的卡座,吃最美味的食物;周立夫的夜生活相当丰富,不玩到凌晨两三点不够尽兴。追求刺激、喜欢汹涌。和妈妈要钱时总是理直气壮,母亲告诫他几句,几句话不顺耳,就把不满意得到的钱摔到妈妈脸上,摔门出去。父母对他只有两个字“头痛”。完全没有一个学生的样子,在学校,周立夫也是同学们不敢接近的人物,从来不参加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叼着烟卷,恐吓学生,视老师为空气,从来不打报告,还美名其悦为没看到,老师对这个学生从来敢怒不敢言。

2018年10月,李汶娟获全省扶贫先进工作者称号,并登台自述,以下为全文——

段洪勇四川成都人,以帅自居的阳高型男,丰衣足食的段洪勇用父母给的零用钱购买了各式各样的名牌,名鞋。用他的话说用这些钱足够买一部好车,每天出门之前洗发,吹发,试穿好几套衣服是他的必修课,爱好网络游戏,在游戏中激烈战斗的他从来不听妈妈的任何劝告,妈妈口中的宝贝,他却认为是世界上最丑的女人,叫妈妈怎么不快点死去,妈妈在另一间屋强行把电源关了,段洪勇出来后大发雷霆,使劲踹门,要不是段爸在家,段妈估计要挨打了。上床后,段洪勇又是一夜无眠,抱着手机,辗转反侧玩了一晚上,凌晨五点了才迷迷糊糊睡去。八点后,妈妈看段洪勇没有上学,就敲门叫宝贝快点起床,段公子不耐烦叫妈妈快点滚开。临近十点多,段洪勇才磨磨蹭蹭去了学校,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了,眼尖的教导主任显然不会放过他,叫到办公室一番教育后,段洪勇点头,显然一副受教的样子,一副以后决不迟到的决心。下课后,段洪勇和同学们打闹嬉戏,这个学习成绩总是排名最后的学生受到同学们的拥护和好评,这个在家里阴霾暴力,在学校开朗欢笑,这个视网络为朋友,视父母为仇人的孩子,让我们大惑不解!

我是云南省社科院的李汶娟。2016年初,我坐着当地老百姓的载货船,沿着滚滚的金沙江而上,到宁蒗担任县委副书记、驻村工作队总队长。

临行前一晚,罗海没有想像中的兴奋,有的只是深深的担忧和自责,他愧欠哥哥很多,哥哥把走出大山的机会让给他,又把这一次能看看外边世界的机会让给他,哥哥从无报怨,小小的心灵承载着太多的沉重和不甘,可贫穷只能让他们别无选择。端来一盆热腾腾的洗脚水,这是罗海唯一能为妈妈做的,他希望能为妈妈洗一辈子脚,好解轻妈妈的疼痛,热气在空气中漫延,滋润着妈妈的心,也感动着妈妈的心。

这个俗称“小凉山”的地方,是全省二十七个深度贫困县之一,江边的悬崖上,到处是简陋的木楞房,背柴的彝族女人艰难而行,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家家火塘红,户户有炊烟,阿妹去上学,不再挥羊鞭”是小凉山各族儿女对早日脱贫的渴望。

要去深圳了,奶奶把手镯戴在罗海手上,在彝族手镯代表平安、吉祥,奶奶希望孙子一路上平平安安,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奶奶与妈妈拭去眼角的泪水。

刚到宁蒗时,我问村支书熊宝有什么困难,这位豪气的大伯笑着说:总队长,我不和你要钱,我和你要人。我们最缺的是能干活、接地气的驻村工作队。

另一位城市的主人公也出发了,辗转几个小时的长途,又外带几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到家了,罗妈妈早早地去村口迎接了,山里人看城里人永远都是新奇的,这个外表光鲜亮丽的城市孩子能适应山里贫穷的的生活吗?进门后周立夫迫不及待寻问吃的什么、睡在那里,有没有野兽之类,当看到厕所不能自动冲洗,周立夫恶心的直吐。

我意识到,如何管好用好这600名队员是关键。我顶着压力,坚决撤换了一批履职不到位的工作队员。让队员学说当地话,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宣传党的方针,落实扶贫政策。通过不断地锤炼,工作队逐渐成为贫困户用心的帮扶人,用力的好亲人,用情的知心人。

城里打工的罗爸听说家里来了客人,也急忙赶了回来,平时就用土豆做为主食的一家人,今天像过节似的杀了只鸡,可周立夫一口也没吃,这个无肉不欢的周少爷这是怎么啦?也许是对新环境的不适应,也许是一天来路途的颠簸,周立夫早早地睡下了。

图片 2

第二天,罗妈妈为了缓解周立夫的不适应,就带周立夫上山砍柴,周立夫望着那遥远的山路,本想草草应付一下,可罗妈妈坚定的步伐让周立夫再也不想多走一步,就谎称自己有高原反应逃回了家,中午依然是简单的能充饥的土豆。下午罗星带周立夫去砍柴,硕大的竹筐压在罗星肩上,比同岁的周立夫小了许多,也许是长久的负重劳动,也许是营养不良,这个让我们看着心酸的孩子,他的前途又在哪里?

初春的牦牛坪下了两天的大雪,贫困户马尔布从角落里抓来几个干瘪的洋芋,约我和工作队在火塘边吃晚饭。这个七十多岁的彝族老人,说起全村世代都在喝雨水,眼里含着泪水。看着漏雨的木楞房、发霉的荞麦、火塘边发黑的棉被,我内心倍感惭愧。我带着工作队到大凉山调研,组织筹集挂联资金近亿元,开展为每户贫困户修建一个厕所和浴室、一个节能灶、一个碗柜、一个储粮器、一套桌椅的“小凉山文明生活六件套”运动,
改变凉山地区“家里无厕所,吃饭在火塘,粮食杂乱放”的状况,让贫困户树立起脱贫的信心。

罗星指着山后边的那座山说目的地就在那里,周立夫望着遥远的山路,当红的太阳照得他迈不开脚步,他想起自己呼朋唤友时,想起夜夜笙歌时的快乐和激情,怪不得朋友说第一天崩溃,第二天疯掉,每三天直接跳崖。此时,他真想放弃逃回去,过那种快乐似神仙的日子,毕竟这次变形是自己主动挑战,愿意尝试的。回去还不得让那些朋友笑掉大牙,自己以后还怎么立足于学校称“老大”,咬咬牙,坚持吧!

索玛花漫山遍野时,我和工作队沿着江边的悬崖峭壁,赶到加泽村油米村小组。贫困户正准备拆了百余年的石房盖砖房。我们反复和贫困户商量新房怎么建,帮助油米制定发展规划和帮扶措施,70多栋百年的石头房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我带着社科院的团队提出藏羌彝地区经济文化走廊建设方案,收集抢救了散落在民间的100多卷彝族文化古籍。

让罗海跟上深圳快节奏生活是新弟弟阳阳,因为多了一个弟弟,罗海在新城市也就不那么害怕了,第一次不会洗手,每一次不会坐电梯,每一次吃豪华自助餐。在罗海的眼中都是新奇陌生的,周妈妈为罗海买了几件新衣服,罗海一看衣服上三百四百的标签,都拒绝不买,说我全身上下的衣服也没有那么贵,周妈妈乘罗海试衣服时候,把试过的衣服全买了下来,周妈妈看着这个懂事的孩子,心痛的说不出话来,想到周立夫临去时,妈妈说送他个平安玉佛,周立夫非要那个最汹涌的,价值40万的玉佛,好说歹说,妈妈说小孩子不该戴那么贵重的东西,周立夫才不情愿的买了个6万8千元下来。相比人家的孩子,周立夫显得不懂事多了。

我意识到,要把良好的风尚树起来,传统的文化留下来,更要让外界的客人走进来。我带着挂联单位十多次往返国家民航局汇报宁蒗的航空扶贫,泸沽湖直飞成都、重庆扶贫航线陆续开通,让小凉山儿女走出去,让全世界走进宁蒗逐渐从梦想变成现实。

周爸、周妈放下手上的工作,陪罗海到世界之窗游乐场,世界之窗浓缩了全世界名胜古迹建筑物的缩影。坐小火车环游欧洲,到荷兰看奶牛,坐云宵水车、吃最美味的冰激凌、看动感4D电影,看着笑得如此灿烂的罗海,我们真希望这一刻就在此停留。

为了到宁蒗扶贫,我放弃了国家公派到美国哈佛大学留学。我和所有的驻村工作队员一样,有过不知如何解决困境的迷茫、有过让贫困户误解的委屈、有过被落石砸到身上的后怕、有过思念孩子的泪水……但这所有,和乘船渡江一样,都已成为尘封的记忆。如今,牦牛坪全村喝上了自来水,用上六件套的马尔布,充满了脱贫的自信;加泽通了公路,这个金沙江深处的古村落迎来了游客……小凉山精准扶贫规划正在从蓝图变成最美彝乡的画卷。

罗海要去上学了,周爸早已经安排好这一切,细心的周妈妈怕罗海跟不上课程,特地买了平板电脑,罗海从未接触过电脑,喜欢得不得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