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公布的降税名单内的产品都将成为专项集中采购的品种,14种前期国家谈判抗癌药品医保支付标准和采购价格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我国酝酿将以省为单位,开展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意在通过集中带量采购,优化临床用药结构,在国家对抗癌药降税的基础上,实现抗癌药终端销售价格明显下降。

图片 1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日前国家医保局在上海召开了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座谈会,其中一项会议内容就是要求各地对下一步医保目录内抗癌药省级专项采购给出建议。

自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已有三个月时间,但在终端药价上,却产生了“滞后效应”,有患者反映抗癌药终端降价不及预期。

  “实施以抗癌药为重点的重大疾病药品专项集中采购,是通过集中带量采购,优化临床用药结构,降低用药成本,在降税基础上进一步实现降价效应,满足群众用药需求。”上述人士表示。

近日从国家医保局获悉,14种前期国家谈判抗癌药品医保支付标准和采购价格,根据税收政策变动情况重新进行了下调,预计9月起,患者可陆续买到降价后的抗癌药。

  据了解,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的范围基本覆盖降税范围内的抗癌药。此外,各地可以根据药品使用量、使用金额和临床需要等因素,适当扩大范围。

此外,记者梳理发现,为扭转“降税不降价”的现状,近日包括广东、湖南、江西等省份先后发文,宣布开展抗癌药的价格申报工作。

  “‘降税不降价’现象将终结。”有业内人士表示,此前公布的降税名单内的产品都将成为专项集中采购的品种,意味着除了此前通过药价谈判的品种,剩余品种将会是此次谈判重点。

以江西省为例,据其医药采购服务平台官网的消息,要求企业应根据国家降税政策,按照降价金额不少于降税金额的原则,申报采购价格。应降而不降的药品,在本省今后的药品集中采购活动中将进行相应扣分处理,直至取消中标挂网采购资格。

  国家医保局相关人士此前透露,国家医保局将开展准入谈判,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后将更多的抗癌药品纳入目录范围。

另外,8月13日,江西省率先发布通知,就《2018年度江西省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实施方案》向社会征求意见,指出将通过集中带量采购,降低用药价格,在降税基础上进一步实现降价效应。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4月28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5月1日正式实施进口药品零关税后,我国将启动抗癌药品国家集中采购、医保准入谈判:对已纳入基本医保药品目录的抗癌药品,3家以上企业生产的品种拟开展专项集中招标;生产企业不满3家的品种通过谈判、撮合等多种方式,鼓励形成全国统一的采购价格;对尚未纳入医保报销的抗癌药品,组织专家评审并开展准入谈判,将符合条件的药品纳入医保药品目录范围。

记者注意到,以辉瑞为代表的药企,已在广西、湖北、北京等地主动提出降价。而据国家医保局透露,新一轮抗癌药医保准入谈判工作预计9月底前完成。

  对此,有消息称,多家跨国制药公司已于日前接到了与相关部门就价格问题进行商谈的邀请。业内人士坦言,这将是一场紧张激烈的谈判。

降税不降价?

  北京大学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强集采力度,药品降价又进了一步。她指出,应对药品市场有正确的认识,药品市场并不是单纯通过竞争便可降低价格,简单以一个医院的需要去谈判,必然难以对药品生产方形成压力,只有充分利用中国大市场的优势,以量换价,才能真正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

自今年4月以来,从零关税到增值税减按3%征收,针对抗癌药降税的利好消息不断。不过,一些临床使用的主要进口抗癌药价格未降。一位东部某省份医院的血液科医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临床上抗癌药价格暂无明显下降。“没有那么快,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抗癌药格列卫,目前价格就没变。”他说。

  资料显示,按销售额衡量,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是癌症治疗药物的一个关键增长市场。具体来看,IMS发布的《2017年全球肿瘤趋势》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在肿瘤治疗产品和维持疗法上的费用支出占全球药品销售规模的10.3%,五年年均增长接近9%。同时,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抗肿瘤药物的销售规模保持了年均20%左右的增速,2017年约为1410亿元,预计接下来会有明显的“以价换量”效应,但增速仍将保持15%至17%之间。

那么,为何抗癌药降价出现“滞后效应”?降税减税对抗癌药价格影响有多大?

  事实上,国家谈判已带来部分药价的实质性下降。2016年以来,国家相关部门针对部分专利、独家药品,分别组织开展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和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第一、二批谈判目录共有39个谈判品种平均降价50%以上,并已全部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截至目前,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的达到70%,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际市场价格。

一个需要明确的概念是,抗癌药分为进口和国产。目前针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而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生产销售和批发、零售抗癌药品,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这其中包含了国产抗癌药。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抗癌药品采购,有可能将通过质量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与原研药列入同一竞价分组,按相同规则招标采购。

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系主任、教授史录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税制调整到终端患者的使用,仍需经过多个流通环节,包括经销商、医疗机构等,传导效应、降价效应到患者处已有所削弱。

  “我们鼓励医疗机构和人员使用价格降幅较大的药品。而对于无正当理由或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拒不落实降价的厂商和药品,则进一步严格临床使用范围,引导并鼓励使用替代药品和疗法。”上述人士说。

事实上,据专家测算,抗癌药降税并没有公众期望的那么高。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副院长丁锦希及讲师李伟测算后发现,大部分抗癌药品实际价格下调幅度主要集中在2%-6%之间。

  李玲表示,作为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医药市场最大的国家,政府应该以强硬态度出重拳,进一步促使药企主动降价。“小打小闹难以触动垄断者的神经,自然价格谈判力度也难达效果。有惩有奖,谁降价、谁获益也将给药企降价带来一定的动力。”

上述两位专家表示,降关税涉及品种范围小。在原有关税税则中,进口抗癌药品中的单克隆抗体和其他生物制品原关税即是0,并未产生影响;同时,小分子化学药品原关税为2%,降为零后对价格仅有小幅度影响。

  但李玲也指出,因为药品保障制度是制度安排,降药价不仅需要在药品的招标采购上下功夫,还应进一步加大对相关产业的扶持力度,鼓励国产原研药和仿制药。

另外,增值税计税依据发生变化。举例来看,若A药品出厂价800元,经销商以1000元销售给医疗机构,在此环节降税前16%的“一般纳税”是以企业购进和销出价格的增值部分200元为计税依据,应纳税32元;而3%的“简易纳税”则以单笔销售金额1000元为计税依据,应纳税30元,降税前后差额仅为2元。“两种纳税方式计税依据不同,应缴纳增值税率不能简单认为‘降低了13%’。”

  来源:新华网

而对于国产药品,则不存在关税影响。记者了解到,有些生物制品2014年底前就已采用3%的简易办法征收增值税,也可能有企业经测算后仍选择按16%的增值税缴税,这样税改政策对终端价格都不会有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也向记者表达了相似的看法。在他看来,税的取消最多也就让药价下降8个点左右,当然不能说没意义,像肺癌使用的药物月平均费用达到2万左右,下降8%也是1500元左右。

“有作用,但不像预期的那么大。”朱恒鹏说。

多地督促抗癌药降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