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食简餐是网络外卖平台用户选择最多的餐饮品类,冷静思考共享单车与城市文明建设的互动关系

  2017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共享单车、新零售、B站、二次元、直播、短视频、现象级手游等由于技术驱动而产生的新经济、新现象层出不穷。而80后、90后的生活方式也由此产生了深刻的变化。这一年,年轻人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如果把眼光放远一些,正视共享单车带来的城市共享空间效应,冷静思考共享单车与城市文明建设的互动关系,进而积极规范和引导共享单车的良性发展,或许能找到下一步发展的新路径。明确并创造共享空间共享单车的推行有利于城市共享空间的生产,也有益于网络化时代城市空间的使用与建构。共享单车的推行创造了新的共享空间。从共享单车被上私锁、偷盗、随意停放以及针对共享单车的各种破坏行为,不同程度折射出了文明素养和法治意识的薄弱。如果把共享单车视为对市民文明素养的倒逼,那有理由相信,通过规范和引导,共享单车会有益于市民文明素养的整体提升。或许共享单车模式像个“熊孩子”,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有理由期待,通过推进共享单车模式,我们的城市能够在互联网时代建构更加亮丽、有序的城市文明。

图片 1

共享单车;城市文明;共享空间;文明建设;城市空间;文明素养;市民;生活;网络;停放

  资料图:外卖小哥冒雨送餐。中新社记者刘冉阳摄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外卖

当下,对共享单车的讨论常常集中于经济或治理领域。如果把眼光放远一些,正视共享单车带来的城市共享空间效应,冷静思考共享单车与城市文明建设的互动关系,进而积极规范和引导共享单车的良性发展,或许能找到下一步发展的新路径。

  2017年,“宅”与“忙”文化依旧在年轻一代中盛行。与此相关,外卖已经成为年轻人的生活常态。相关数据显示,白领和大学生已然成为在线外卖平台的主力消费人群。周末的订单率要高于工作日,“宅文化”已经成为时下年轻人解压的一种选择。

明确并创造共享空间

  在最新发布的《2017年中国网民网络外卖服务调查报告》中,快食简餐是网络外卖平台用户选择最多的餐饮品类,占了73.6%;汉堡披萨一类的西式快餐位列第二。

共享单车的推行有利于城市共享空间的生产,也有益于网络化时代城市空间的使用与建构。

  虽然从用户选择菜品上来看,快捷是大家追求的目标,但这并不意味着用餐水平的降低,因为据报告显示,在今年,食品安全成中国网络外卖用户最为关切的问题。网络蹿红的“保温杯”“佛系养生”等90后“标配词语”,也能从文化层面反映,2017年度,大多数年轻人除了吃饱,还想吃得营养,吃得有味道,吃得养生而健康。

共享单车明确了部分空间的公共性质。尤其是,居民点乃至一些老商业中心区域主要依靠公共交通与其他区域连接,区域内的交通则主要依靠行走。共享单车的大量出现并通过划定停车线的方式,不仅缓解了这些区域内的交通不便,更明确了相关地方的共享性质,将这些空间真正变成了城市生活的一部分。

  天猫数据显示,关键词“保温杯”的搜索指数近期飙升,其中,18-25岁的人群占比最多,达到了38.6%,其次是26-30岁的人群。记者看到,30岁以下的消费者搜索“保温杯”的比重已经达到了63%。

共享单车的推行创造了新的共享空间。以地铁站入口为例,原本多数地铁站入口没有正规的自行车停放点。即便有停放点,大多作为一种未规划的自然形成区域。但是,相当数量的共享单车出现,使多数车点得以规划或者拓展了原有规模,成为跟地铁相配套的空间形式。从整体上看,慢行系统的构建,实质上在城市范围内开拓了共享空间,并推动了城市空间的一体化。

  “现在的闺蜜聚会已经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聚会三连问,哪个牌子的早餐米糊最养胃?吃什么才能防止脱发?法令纹变深要用哪个型号的美容仪?”90后女生王菲菲这样说,而她清楚地记得,几年前大家讨论的话题还都是“今晚熬夜干点儿啥”。

共享单车推动了城市化与网络化的融合。共享单车的推行得益于互联网,又进一步推动了网络空间与城市实体空间的关联。尤其是随着电子围栏的推广以及对单车的网络定位和监控,使网络空间被内在地建构入城市空间。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外卖的兴起直接减少了方便面的销量。

需要指出的是,共享空间不同于公共空间。公共空间泛指各类为公众开放的地方,多为政府城市规划的结果,也不乏人迹罕至的郊区公园。相比之下,共享空间更为强调空间的可用性,且较公共空间更多地依赖于网络。在当下城市空间相对匮乏的状况下,如何使更多的公共空间为公众所共享,减少一些公共空间的废弃状况,无疑是一项重要任务。

  世界方便面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内地消费385亿份方便面,同比下降17%。2013年方便面消费曾达到462亿份。统一集团在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6.5%,方便面正在中国市场失宠。

  尼尔森统计数据显示,康师傅和统一的市场占有率,多年来占据了中国方便面市场七成以上份额。但从去年开始,两家企业的财报就开始不断提醒风险,方便面业务不断下滑。

  “之前爱吃方便面,但是吃久了其实对胃不太好,现在都是点外卖啊,哪怕点一杯姜茶也行。”王菲菲这样说。

图片 2

  资料图:民众正在使用共享单车。中新社记者张云摄

  共享单车

  若说2017年被新经济改变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共享单车出行绝对是无法回避的内容。虽然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因押金难退被推上风口浪尖,但解决掉“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年轻人时尚、低碳的出行新方式。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11月共享单车活跃用户总量超过2500万,当月共享单车MAU(monthlyactiveusers月活跃用户数量)排名top5的App依次为ofo、摩拜单车、哈罗单车、永安行和酷骑单车,其中ofo和摩拜单车的MAU均超过2000万。截至11月最后一周,ofo和摩拜单车的市场渗透率分别为5.34%和5.33%,意味着每100个中国移动网民中,有超过5个网民安装了ofo,也有超过5个网民安装了摩拜单车。

  “最近骑得少了,天气冷不太想骑,除非比较紧急。”南京90后市民王超这样说,但他认为,在过去的一年,共享单车的确影响了他的出行方式。“主要是解决了‘最后一公里’,坐地铁或公交不方便的时候,会选择共享单车。”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1月共享单车用户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占比达59.3%,用户月收入分布方面,8001元至10000万元占比最多,达24.7%;5001元至8000元占21.6%;无收入人群多为学生群体,占18.9%。主流人群为年轻人。

  除了共享单车,2017年兴起的各种“花式共享”也颇受年轻人青睐。无论是被紧急叫停的“共享睡眠舱”,还是此后的共享KTV、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等,都打着“共享经济”的大旗出现在年轻人视野中。

  摩拜单车首席执行官王晓峰认为,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内扩张,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人们社会心态的变化。过去物资稀缺,人们非常想要得到东西的占有权,但今天的年轻人对占有权不再执着,只要拥有使用权就可以了,这是共享经济在全球发挥作用的根基。

  绿色消费——“无闲置”的分享经济

  2017年,除了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风生水起,“分享经济”也迅速蹿红,以90后为代表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二手交易的方式。一方面降低开支,另一方面又可获得品质的生活。

  据国内最大的分享经济平台闲鱼提供的数据,目前闲鱼拥有超过2亿用户,其中52%是90后;每个月都有5000万用户在闲鱼上寻找好物,其中20多岁的年轻人占比最大。而根据其发布的《90后分享经济消费报告》,90后不仅群体数量庞大,而且互动更为频繁,比所有用户平均互动高出20%,其中95后的表现尤为突出。90后们在闲置交易中会花费更长的时间与“分享方”沟通宝贝的相关信息,“货比三家”的消费意识十分普遍。

  “我会在二手平台上买一些化妆品,包包啥的。二手商品就看个人是怎么想的,如果我想用较低的价格买到想买的比较贵的东西,那去买二手就很划算。比如,一支口红,专柜可能要卖300多元,但是如果我能在二手平台货比三家,找到靠谱的卖家,运气好的话50元就可以收到。”长期在二手平台购买化妆品、箱包服饰的95后女生小曼坦言,她完全不会介意商品是被人使用过的,反而是买到假货比较闹心。

  “无闲置社会的真正价值不在于促进二手市场繁荣,而是要打造无闲置社会,把全新的生活方式和理念带给年轻人。闲鱼本质是一种分享行为,而分享是绿色生活的重要环节。”闲鱼总经理谌伟业说。

  据北京市环交所评估,三年来,闲鱼仅3C电器类物品的转让再利用,减少的碳排放就近1亿kg,按照蚂蚁森林17.9kg可以种植一棵梭梭树的标准,相当于种植500多万棵梭梭树,而这只占闲鱼交易的10%。

  而崇尚绿色低碳生活的年轻人,也越来越热衷在蚂蚁森林上种树。“每天收自己能量和偷别人能量,有点像以前的QQ农场,还挺好玩。而且能量到了一定值可以在阿拉善等一些荒漠地区种树还挺有意义的。我们离得这么远,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种植,也可以提供自己的一份微小力量。”在北京工作的80后女生赵晶晶说。

图片 3

  资料图:景区内开展的二次元嘉年华活动现场。景区供图

  二次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